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 第322章 侯府庶子 22

第322章 侯府庶子 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纪长泽给周家带来的惊喜自然是大的,就连稳重的周大人嘴脸都忍不住翘起。
   
    周家老太太更是高兴的恨不得这就出门找自己那些老姐妹炫耀去。
   
    可惜了,现在全城禁行,这么大的好事想要炫耀都出不得门。
   
    周大人与周家老太太都很是遗憾,眼看着纪长泽说外面还有事要处理,就带着金甲兵威风凛凛离去的身影,也只能盼着外面赶紧解禁。
   
    解禁还是需要一点时日的。
   
    在消息科技不发达全靠人力的时代,治疗这种传染性强的疫病并不是只要有了治疗的药物就能解决一切这么简单。
   
    许多百姓大字不识,你跟他说有药了,他以为你骗他,你让他配合,他能吓得趴地上去跪地求饶。
   
    所以皇帝一开始就没打算派人好声好气的跟他们解释,直接派兵出去,有病的抓出来喝药,没病的也要预防。
   
    天元病可不是说治好了就真的一切都好,大部分病都会在人体内破坏各种器官设施,天元病如果治疗不及时也还是会落下毛病。
   
    大部分都是只要精心养护就能慢慢调养好的,可这也只适用于权贵人家了。
   
    那些天天都要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平民百姓可没那个时间跟金钱去调养身体,身子无力不能做活对他们来说与等死没什么差别。
   
    所以,越快越好。
   
    狠狠耀武扬威狐假虎威了一番的纪某人回到宫中,就听着皇帝科普了以上那些话。
   
    纪家小少爷听的一惊一乍,一会惊呼一声,一会又恍然大悟,听完了,还睁着一双清亮的眼,十分认真的赞叹:
   
    “陛下,您也太厉害了,居然连这些都考虑到了,真不愧是陛下。”
   
    皇帝从小到大接触到的都是人精,哪遇见过纪长泽这样厚脸皮上来就直白夸的。
   
    纪家小少爷夸人的时候也没什么漂亮词汇,语句用的仿佛学白上了一样,翻来覆去就是“好看”“厉害”“太厉害了”。
   
    但架不住皇帝就吃这一口。
   
    在他眼里,纪长泽那是从小被宠大的,这样的人性格必然会有些张扬,而且还因为没吃过苦头最不怕得罪人。
   
    可能和纪长泽不对付的人觉得他这性格烦人,但落在对这孩子天然有好感的皇帝眼里,那情况可就很不一样了。
   
    因为没吃过亏,所以可以肆意行事。
   
    在纪长泽眼里,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他觉得不好的就算是对方是他亲爹他也照常不喜欢,报复起来简单粗暴。
   
    他觉得好的,也不会管对方身份是不是皇帝,合不合适在皇帝面前说这种略有些不合礼仪的话,直接就能张口就来。
   
    被纪长泽划分到“好”里面的皇帝被夸的就很美了。
   
    伺候的宫人见皇帝被这彩虹屁吹的一脸笑意,面上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和煦,不由得心中咂舌。
   
    没想到陛下居然吃这么简单的彩虹屁。
   
    从前也没少有人小心翼翼吹陛下,也没见陛下这般高兴啊。
   
    他们哪里知道,吹彩虹屁这档子事,也是要看吹的那个人是谁的。
   
    你一个在朝中一路拼搏上来的大臣,平时没少在朝中跟政敌各种阴谋诡计,干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目的性的。
   
    这样的人吹朕彩虹屁,那能真心吗。
   
    一个平常对人做事一份真心都未必能有的人,皇帝才不相信对方是真的觉得自己威武雄壮才会各种吹彩虹屁。
   
    宫人就更别说了。
   
    他们全靠他过活,要是不吹他,那才叫奇怪。
   
    可纪长泽不一样啊!
   
    一来,他是被纪长衍宠着长大的,小少爷从小到大不用讨好谁,说话直白,骨子里就没那个讨好人的打算。
   
    二来,纪长泽本身有本事,一个没本事想要靠着吹彩虹屁来得到好处的人,跟一个不管吹不吹彩虹屁都能靠着真本事过得潇洒的。
   
    两者之间彩虹屁哪个含金量更高不是一目了然吗?
   
    当然,纪长泽夸皇帝夸的特别真诚也是一个原因。
   
    纪家小少爷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两句“陛下你真厉害”“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他还不光是言语语气,还带着行为动作。
   
    不知道从哪里搞出一个用宣纸做的小抄本来,那本子实在是小的可怜,甚至不能称之为本子,放在手里最多也就巴掌大。
   
    皇帝一时觉得那玩意有点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等看着纪长泽再熟门熟路从怀里掏出一个同样小的可怜笔头是黑色的笔,嘀嘀咕咕毫不避讳皇帝还在,在那认真写下一堆东西时,终于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作弊用的小抄本吗?
   
    曾经有次科举抓出来考生作弊,用的就是这种巴掌大小方便携带的小抄本,里面用细小到不凑近看根本看不出来的笔迹写了可能会考下的内容。
   
    据说是考生特地花了高价钱请人做出了一根细小毛笔,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足足用了一个月的功夫才算是写满了整个小抄本。
   
    当时那浓缩了考生精力的小抄本被呈到皇帝面前时,他望着那小小的本子,暴怒不已。
   
    有这个时间精力干什么不好,弄这些小道,他开科举是为了找人才,不是为了找个只会做这种小人行径的人来糊弄他!
   
    想到往事,皇帝脸色渐渐不大好看起来。
   
    旁边的宫人们伺候他久了,一眼便看出来陛下现在心情不好,连忙小心冲着纪长泽打眼色。
   
    可惜纪家小少爷什么时候学会过看人眼色,一副完全没看懂的样子,还在那埋头写个不停。
   
    写完了,压根没注意皇帝脸色如何,也没有给对方解释的意思,自顾自的塞回怀里。
   
    他不说,皇帝只能自己问:“长泽,你这个是什么东西?”
   
    “小抄本啊。”
   
    纪长泽回答的十分痛快,还生怕皇帝不知道典故一样,十分殷勤的给他解释。
   
    “就是之前有一次举人舞弊做的那个小抄本,现在在我们学院可流行了。”
   
    皇帝:“……”
   
    什么意思?
   
    书院里居然流行小抄本。
   
    难不成他们书院每次考试考生们都是抄小抄吗??
   
    怒意还没升起,就听纪长泽以一种非常骄傲自豪的语气介绍着:“陛下您不知道,这小抄本还是我引进的。”
   
    听他那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引进了什么大宝贝一样。
   
    “我们书院学骑射的场地离得可远,每次上骑射的时候院长还要我们自己走过去,一路上过去想顺带看看书吧,书又大又重特别不好拿,就算是拿了,一本书里要看的内容也就那么点,不方便得很。”
   
    “然后我知道了那个举人舞弊的事,我一听,那人也太天才了吧,正好我在研究怎么制药,反正研究制药也是研究,研究小抄本也是研究。”
   
    “我就把宣纸裁成这么大点,然后想办法找了一种适合写在这种小抄本上的笔,那笔可太难找了,找到了又要制成可以拿在手里不弄脏手的样子,又要笔尖够小不然写不了很小的字,可把我累死了,结果我一做出来,那群家伙一个个全来跟着学,真是的,要我看他们应该每个人都给我一份感谢费。”
   
    纪长泽跟个连珠炮一样的n啵n啵一口气说完了,言语间还有点遗憾自己没能借机挣一笔的意思。
   
    皇帝看着他脸上的天真烂漫,面上一松。
   
    可不是,纪长泽可是纪长衍教出来的,他是性格娇纵性格单纯无法无天,从见面到现在都没见他怕什么。
   
    但也正是如此,纪长泽根本不会也不屑去做那等恶心事。
   
    他哈哈一笑,脸上露出放松神色,心情十分好的对着纪长泽伸出手:“看你说的这般厉害,朕都好奇了,可否让朕看看你的本子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纪长泽大大方方的:“这有什么不可以的,陛下想看,那是我的荣幸。”
   
    他一看就是以前没怎么接触过比自己身份高的人,说着说着话,自称就又变成“我”了。
   
    但皇帝就喜欢这孩子这幅不自觉放松的样子,也不和他计较,笑笑接过纪长泽递过来的小抄本。
   
    小小的一个本子,落在手心里果然刚刚好巴掌大小,也不知道用什么裁剪的,每一页都刚刚好,最左边用粗针线密密麻麻缝好。
   
    皇帝随手掀开,第一页上面就写了xx书院xx班纪长泽。
   
    底下还标注一行字:捡到请还。
   
    纪长泽正伸长脖子跟着一起看,见皇帝看到这里嘿嘿一笑,很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上骑射课的时候人多,总是不小心丢掉,再加上大家的本子都差不多,也有不小心拿错的,写好名字就会有捡到的人还回来。”
   
    皇帝从小到大都是老师在宫中教导,也没体验过学院集体上学是个什么感觉,听纪长泽这么一说还觉得挺有意思。
   
    一群差不多大小的少年人一同上课一同骑射,一起做资料本。
   
    也就是这样的环境,才能养出纪长泽这样纯粹张扬但不惹人厌的性子吧。
   
    皇帝接着往后翻。
   
    前面大概都是一些书上的资料,都用比米粒还小的字归归整整写的清楚,还特地标注了一下哪里哪里还可以再去问一下老师。
   
    中间就可以看的出来纪长泽越来越沉迷医术了。
   
    时不时就能看到他记录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实验记录。
   
    【原来用xxx和xxxx混合在一起再加上xxx会让人犯困,周绕令说他最近睡不着,用他试试】
   
    底下是使用后记录:【周绕令在课堂上睡成了死猪,先生怎么叫都不醒,气的先生就坐在一边看他,他一睁眼看见先生的时候那个表情够我笑一辈子哈哈哈哈】
   
    【今天有了新发现,制出了一种让蚊虫讨厌的药水,洒在身上蚊子就不会咬,抓了一条蛇试了试,那蛇果然怕的不得了,一个劲的想跑,但是我把它关在桌子里它跑不了哈哈哈哈】
   
    使用后续记录:【周绕令看见我桌子里有蛇吓得摔了一跤,好像还吓哭了,哈哈哈哈哈】
   
    【做出了个好玩的东西,可以让人短期内神清气爽,脑子达到最灵活的状态,还特地调了口味,大哥每天在外面做事一定很累,这个可以给他喝。】
   
    后续记录:【周绕令手贱拿了喝,结果一下午都在奋笔疾书,据说晚上一直折腾到三更才去睡,特地观察了一下,第二天他精神还好,就是黑眼圈有点大,看来这个药只能早上喝。】
   
    皇帝粗略看去,底下都是纪长泽的各种奇思妙想,使用者因为各种原因,全是周绕令。
   
    最后一条是纪长泽在记录他最近研究以前发生过的不治之症。
   
    他对天元病很感兴趣,所以查找了大量资料。根据百年前天元病的发病症状研究出了治疗办法。
   
    可惜的是,因为天元病百年前已经销声匿迹,纪长泽没办法验证自己的治疗方案是否有效。
   
    皇帝此刻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预感了。
   
    果然,在下面他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使用记录:【现在我正在周家院子里熬药,周绕令得天元病了,巧了不是,我可太喜欢他了。】
   
    皇帝:“……”
   
    此刻他终于想起来和纪长泽一起进宫的貌似还有个治疗好的学生。
   
    只是在他眼中那就是个人形病例,确定对对方吃好喝好哪哪都好没有什么不舒服之后就放在了脑后。
   
    他偏头问身边伺候的宫人:“跟长泽一起进宫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那宫人赶忙回答:“是一位叫周绕令的学生。”
   
    哦豁。
   
    皇帝发现自己居然一点都不意外。
   
    他想着纪长泽在小本本里记录的最后一句话,试探的看向对方。
   
    “长泽啊,你和这个周绕令是什么关系?”
   
    纪长泽回答的要多痛快有多痛快。
   
    理直气壮的不得了:“我和他是好友,最好最好的朋友。”
   
    皇帝:“……”
   
    也不是不能理解,如果换成他,沉迷医术研究药物,刚刚研究出个药就有个同学蹦出来试药,他肯定也喜欢对方。
   
    一开始纪长泽的确是随便抓了个人试试,结果之后就是周绕令自己蹦q着试了。
   
    关键吧,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周绕令光是药就用了十几种,他居然还能活蹦乱跳。
   
    “咳。”
   
    眼看着纪长泽还在那大吹特吹他和周绕令的友谊如何如何坚固,两人的关系如何如何亲近,听在皇帝耳朵里简直跟一个兔子在那蹦q着对他说它喜欢和草交朋友一样。
   
    看的人又觉得可爱又觉得好玩。
   
    纪长泽吹捧了半天自己和周绕令的友谊,吹着吹着才像是猛的想起了什么一样。
   
    “咦,对了,周绕令呢,他不是和我一起进来的吗?”
   
    皇帝不由得在心底为周绕令掬了一把同情的泪。
   
    “他还在内殿休息,也没什么事了,你们一会可以一道出宫去。”
   
    在他看来,纪长泽这小子没心没肺的,喜欢和周绕令玩也是因为对方每次都勇于试药。
   
    换成皇帝,如果有个人每天都各种努力的帮他解决朝廷大事,他肯定也很喜欢对方。
   
    这么一说,怨不得他十分喜欢纪长衍这个下属呢。
   
    纪长衍对他来说可不就是周绕令对纪长泽一般的存在吗?
   
    每次他一有什么需要解决的事,纪长衍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帮他搞定。
   
    而他除了皇帝这一层身份之外,还有个纪长衍不知道的笔友身份。
   
    无论是纪长衍对公事还是对私事,两者的态度他都清清楚楚,用起对方来也比谁都放心。
   
    这样一来,皇帝发现自己和纪长泽果然还是有很多共通之处的。
   
    诶,虽然这孩子并不喜欢上进,也没什么争权夺利之心不合适皇家,但是他是真的喜欢对方这个性子。
   
    如果是他的儿子,他一定宠着他长大,让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剔透性子才好。
   
    皇帝正胡思乱想,手下意识摩挲了一下宣纸,突然察觉出不对来。
   
    这个纸,怎么触感这么好。
   
    他用的纸一向是全国最好的,可即使如此,摸上去居然也没有纪长泽用来做小抄本的纸手感好。
   
    再仔细看去,就发现这纸十分细腻,光影下那完全没有泛黄的白皙清清楚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